愉快工作指南
作者:xiaoguo 日期:2017-11-02 浏览

你或许觉得这样的指南小菜一碟儿。不过,职业生涯中最不容易的地方就在于了解我们理想中开展工作的做法。在找工作不容易的时节谈论享受工作,听起来似乎有些自我沉湎。然而,理想是目标。如果我们对理想逐渐了解,那么我们就能更细致地盘算出,朝着目标还需具备哪些要求,或者另一种合适的选择会是什么。

因此,优先要做的事情是,先更多地了解,在一系列的工作中理论上存在着怎样的乐趣——然后再培养密切凝听的技能。留神凝听什么样的工作会引发那些细细的、体现兴趣的哔哔信号声。这样的信号声暗示着跟我们隐藏最深的自我有关。


1秩序

世界是个喧嚣吵杂的地方:支离破碎、毫无逻辑、扰攘混乱。所以,许多工作共有的核心乐趣就是能够将秩序带入生活的某个方面:在一个界限分明的地方——创造出一个拥有完美逻辑、清晰连贯性和明确意义的王国。这就是在最广阔也最简单意义上的将事物整理出次序、分门别类的乐趣。

就拿汽车设计师为例。在将每一个仪表盘设计地跟其他部件搭配协调完美,他发掘到了乐趣;将燃油量表和转速表设计得无懈可击的契合,他获得了乐趣。这样的车舱环境,就其精心打造的稳固性而言,显然有别于我们通常所见的生活方式。

他们的产出或许各不相同,然而,就从我们所说的兴趣层面而言,奥迪工程师们的工作和在威尼斯附近设计圆厅别墅(Andrea Palladio)时的安德烈亚·帕拉迪奥(Andrea Palladio)收获的成就感之间,或许仅是微小的差别。在这两种情形中,快乐都存在于在灰暗混沌的大海中创造出井然有序的岛屿的可能性。

然而,秩序所带来的乐趣并不限于高雅艺术中的对象。当你在花园里叉扫树叶时,当你摆放桌子时,秩序的乐趣也体现了出来。

而在最好的情形中,工作可以让我们创造出、或保持住比我们正常状态时要“更好的”状态。建筑师、汽车设计师、服务生、列车工程师,不管他们在地位和收入上有多大的区别,他们都有能力在一个或有可能变得吵杂、扰攘、换乱的世界中创造出、或管理着一个个小的乌托邦,从中获得共通的满足。


2了解

再有就是了解的乐趣。它存在于管道工的工作中。他必须在厨房盖板后的一大堆管子中锁定导致加热系统出状况的确切原因。

它是探究科学基础的乐趣,即寻找解释自然外在无序、并能对其加以控制的精确原理。

它是作家的乐趣。试着用语言表达情感,用语言捕捉住难得一见却又倏忽不再的感觉蝴蝶,用语言来定义读者们可能曾经体会过、却从来没有被准确抓住过的感受。

通过了解,我们获得了诸多钥匙中的一把。不管这把钥匙有多小,它都能解开宇宙的法则——而我们的焦虑、恐惧也就随之减轻。


3挣钱

它可不仅仅是贪欲。它是指用最具体的方式——为在经济方面领先他人,把握生活某一侧面而获得酬劳。

因为你对人口变化、社会变迁的了解,你能预测到这个地方的风貌可能会改变;因为你在汽车工厂学到了市场营销的知识,你有办法让人们掏钱买公寓。你,一个企业家,战胜了那些对人性没有你认识得那么清楚的人们。你能够发现价值、显现价值,而证据却是世界上最实在的。它可不仅仅是一声称道或同事们的背上一拍:它是你银行账户上的数字。

正是同样的乐趣,成为市场上二手书商、eBay上二次卖家或居家钻研的炒股手们的不竭动力。别人看到的是垃圾,是没有价值的东西,而你却明白得一清二楚。

因此,那些为挣钱而被激励着的人,努力不仅仅是出于贪欲(当然,虽然努力的过程中可能不乏有贪欲的推动)。他们可能只是对成功的生钱计划所带来的强烈成就感上瘾:知道自己比别人更好地把握住世界的某个方面的成就感——以利润来实现。


4服务

词语“服务”和“仆人”含有非常负面的意义。这两个词听起来很封建,是对我们的独立和骄傲的侮辱。不过,为另一个人类服务,会给我们带来职场上最强烈的一些欢乐。

一名顾客刚刚走进你的咖啡馆里;现在是早餐时间;他们看起来有点饥肠辘辘。你虽很忙碌,但是你的笑容是真诚的。而且,你知道他们满怀感激——一声让人如沐春风的“你好”和新鲜厚实的吐司面包片真的能够将一个难熬的一天变得多少可以忍受。

取悦他人是一个信号,它表明我们把事情做对了,表明我们从更宽泛的意义上正确地认识了自己,了解了人性。我们把眼光转到快乐或宽慰的时刻,而这样的时刻反过来又给我们带来肯定性的感受,并且战胜那些不快乐的因素。

服务他人会带给我们一种跟他人需求、他人脆弱相关的权力感。这种权力感让人兴奋。他人寻求的是一个让自己焕然一新的发型,是想找人修理他们出状况的电脑,是想找点什么来平复他们生病的狗狗——而我们则可以成为提供这些解决办法的人。

通过某些种类的工作,我们则有机会以某种方式为把悲伤和不满转化为欢乐的伟大任务,贡献自己的力量。


5合作

现在是周五晚上七点三十分。在很多其他工作,人们早已下班回家了。但是,你和八位同事仍然在奋力工作。这时,你开始对他们有所了解,而这些了解不同于你们同在一张餐桌上吃饭时的了解——因为你们拥有一个共同的最终目的。你们都在为周一的陈述报告奋战——这感觉有点像你十一岁时,你和你的朋友数个小时在花园里搭树房时的感受。

工作给我们带来了成为团队一份子的乐趣。挑战激发出每个人身上最好的一面:有人想出了你从来没想到的建议,某个同事弥补了你的某个弱点,另一个同事却向你寻求鼓励和指导,而这又肯定了你的经验和权威。

集中起来,一组性格各异、各具特色的人要比他们单打独斗时更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这多亏了工作的馈赠。

提醒我们自己工作可能的欢乐,有助于帮助纠正一个误导性看法,即,关于就业,唯一的困难就是是否能被雇佣得上。在那之前,还有一个同样大的挑战,那就是了解适合我们的职位会是什么。

工作的乐趣是我们自孩童时期起就开始喜欢上的萌芽状态的事情的延伸。在我们忙着取悦权威人物、或按照世界的地位结构忙着给人留下印象的时候,我们常常往了问自己什么才会真正地让自己高兴。工作类别告诉我们一个人做什么,但是它们并没有足够清楚地把握到工作其中所包含的主观乐趣。我们需要另一种分类来帮助圈定我们的乐趣。

更好地了解我们自己,记住让我们兴奋、感兴趣的真正源泉所在,在通向艰难的最终目标——发现让自己满意的工作——的漫长道路上,似乎是不可或缺的一步。